因為心理計量的學習背景,經常會關注生活中常見的「歸因偏誤」,尤其是在心理諮商歷程,如何理解求助的個案,將對處遇的效果有著決定性的影響(干擾)。什麼是歸因偏誤/偏差(fundamental attribution error),從常見的一些社會統計文章就可以容易發現類似的例子:

童年傷痕這一書作者中野日出美,以溝通分析為理論,並且融合神經語言程式學(NLP),並搭配米爾頓-艾瑞克森的催眠療法,所創立的「依戀重生療法」,用來修復那些童年受困於不良的依附關係的人,循序漸進的帶領當事人,重建內心安全堡壘,成為一個獨立、成熟,有能力開展愛的人。

這本書前半部分主要在介紹依戀障礙與童年傷痕對人的影響,也列出了五種毒親父母的類型:

►關係疏離、防衛冷漠「冰山型父母」
►過度介入、緊迫盯人的「直升機父母」
►對孩子施加身心暴力的「破壞型父母」
►無法依靠的「家家酒父母」
►為達自身目的利用孩子的「糖果屋父母」

感情這件事,你願意怎麼面對它?

認識陳永儀博士是在TED「沒有「負面能量」是好事嗎?需要重新認識的情緒反應」這段演講。陳永儀博士開頭就說:「如果我跟你說在台灣那些性侵暴力犯他們的情緒控制能力比我們大學生要好的很多,你們相信嗎?」這句具有反差開頭非常地吸引人,讓人開啟了重新定位認識情緒這件事情。如同這本書《感情這件事》不單純是一本認識心理的書籍,這是一本任何人閱讀都會很有收穫的書。無論是一般讀者、助人專業工作者、尋覓人生困境解答的讀者、正處在不同生命角色中的云云者,你都可以在這本書中找到相應的生命影子,藉著陳永儀博士理性、溫暖、貼近的文字,在閱讀中跟著書中角色一起思考,一起整理自己。

2019的台灣回顧過去20年心理專業的推展,可從1999年9月21日一場大地震,震驚了國人對居住安全的危機意識,同時也搖醒了國人對心理疾病的危機意識,在一群心理與助人前輩的積極推動之下,促成了心理師法的通過,開啟了台灣心理專業工作的新頁。然而,在這樣時空背景之下修訂的心理師法,心理師屬於醫事專業人員類別,比照醫事人員規定心理師必須執業登記在固定的合格機構,且在心理師執業內容規範中多以心理功能、疾病診斷與治療(諮商)為主,這意味著「機構化」的標準協助流程,框限了民眾接受心理協助的形式,同時也可能忽略民眾因個別條件的不同,需要的協助的形式也有所不同。

英國一項研究調查指出,兒童在被霸凌受害後的傷痛影響不容易因為時間而淡忘
能夠復原的時間可能會到成年後,甚至達40年之久
在罹患精神方面的疾病將是普通人的兩倍、教育程度低、容易低成就,影響範圍廣且深遠
霸凌問題絕不容忽視
此項研究也被刊登於《美國精神病學期刊》(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公視時代劇《奇蹟的女兒》於6月16日首播,衝著題材與演員陣容我搶當首輪觀眾,在電視機前靜候準點上戲。當劇中故事線上演到階級制度等環境因素對基層的不利與剝削時,女友說:「鄭導的戲都有這樣的元素。」我說:「這很好啊!有一位導演在功成名就後,沒有忘記而且願意持續關注他以往就關切的議題。」女友點點頭。

如果說《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為虎媽式的親職教養敲響了警鐘,那麼《狼的孩子雨和雪》便是以和煦的方式,貼心提醒家長們適時放手。

曾有看倌撰文疾呼:《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掀開教養困境,卻不給父母一把避雨的傘。》我能理解作者立意,因我也同樣為劇中的父母感到心疼。虎媽與受壓迫變形的孩子,是每集戲裡的共通元素,然而戲越看下去,越不得不自問,是什麼樣的文化傳承與社會脈絡,共構了這樣的教養方式,讓時代更迭即便到了看似多元民主的21世紀,這樣的戲仍能喚起如此滔天似的國民性集體共鳴,我們仍是如此需要這樣的血薦經典作為儆醒與警惕。原來,時代並不如我們以為的那般進步開明。

台灣婚姻平權運動發展至今,說實在的,面對依舊龐大的反同勢力,有時真覺得累了,想用一句「反正裝睡的人叫不醒」就忽悠交代過去好納涼了,尤其是當我看著那些,照樣打著愛家護家旗幟堂而皇之的存在時,著實叫人加倍厭世,怨天不憫民放任妖孽橫行。

後來我明白,當我把焦點放在與反同對抗時,我確實會累會耗竭,因為在我心中有無盡的敵我、無邊的分裂、無數的輸贏,可我己身的氣力卻是有盡有限的;然而,當我把目光著眼於愛時,能量便可以源源不絕,因為,我無法不愛我的同志朋友啊!我不捨得他們持續煎熬受苦啊!當我與愛的源頭同一陣線時,即便我明白仍須面對反同的聲浪壓境,但我彷佛「慈悲沒有敵人」的加持力上身,足以無礙無騖於反同的聲嘶叨擾,持續大步歡欣邁向自由大道,為預祝平權的到來舉杯同甘苦。

其實絕大多數的父母都知道:「親子間若有良好的溝通方式,將有助於關係的改善、能幫助孩子有更好的發展,營造家庭幸福感…」,一定也看過或聽聞:「某某家庭因為親子關係不睦,造成關係破裂、孩子負氣離家……」等等,因為關係的裂痕,而有的負面新聞。不過,這樣的道理,知道歸知道,但到底什麼才叫做「良好的溝通」?又可以如何做來達到「良好的溝通」?卻是身為父母的一大考驗。

一直以來社會文化灌輸給女性的一個觀念是:照顧、養育、溫柔、體貼……等這樣的特質陰性特質,而生理性別與特質間的連結,被性別刻板印象化的幾乎無翻身之地。當一個女性成生了孩子成為母親之後,幾乎是毫無需要學習的,就被周圍的人期待應該要「會當一個母親」與「該當一個好母親」;然而,事實上,對於這個首次經驗的「身分」,對許多的女性而言,這是一個未知、恐懼、焦慮、手足無措的開始。

第 1 頁,共 4 頁

精選知識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