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的台灣回顧過去20年心理專業的推展,可從1999年9月21日一場大地震,震驚了國人對居住安全的危機意識,同時也搖醒了國人對心理疾病的危機意識,在一群心理與助人前輩的積極推動之下,促成了心理師法的通過,開啟了台灣心理專業工作的新頁。然而,在這樣時空背景之下修訂的心理師法,心理師屬於醫事專業人員類別,比照醫事人員規定心理師必須執業登記在固定的合格機構,且在心理師執業內容規範中多以心理功能、疾病診斷與治療(諮商)為主,這意味著「機構化」的標準協助流程,框限了民眾接受心理協助的形式,同時也可能忽略民眾因個別條件的不同,需要的協助的形式也有所不同。

公視時代劇《奇蹟的女兒》於6月16日首播,衝著題材與演員陣容我搶當首輪觀眾,在電視機前靜候準點上戲。當劇中故事線上演到階級制度等環境因素對基層的不利與剝削時,女友說:「鄭導的戲都有這樣的元素。」我說:「這很好啊!有一位導演在功成名就後,沒有忘記而且願意持續關注他以往就關切的議題。」女友點點頭。

*會談內容及個案資料經匿名處理過,若有雷同僅屬巧合。

多年前和一個個案晤談,他是一個較不穩定而需要追蹤的個案,我與他工作約八個月了。

他給人的感覺有點怪怪的,因為和大部份人相比,稍微誇張的動作、超級跳躍的聊天模式、令人難以理解的比喻方法。一直以來我總是覺得他就像個還在長大中的小孩,還在學習符合他年齡的社交方式。今天我發現,他並不是「像個」長大中的小孩,他真的「是個」長大中的小孩。因為某些原因,讓他在成長中的某一個時刻下定決心,要靠著自己的眼睛、耳朵、鼻子、嘴巴,親自認識這個世界,而不是藉著父母的。

過去,我從未對哪個宗教這般厭惡過,直至婚姻平權風起雲湧。

婚姻平權議題延燒至今,每個階段有其階段性的熱門聚焦議題,如今因著公投大選在即又一波白熱化。近日一系列公投辯論會中,代表反同婚立場者的辯方共8位,而這8位全是基督徒,全是!

這讓我不得不反思自問,多年來挺反雙方的對話溝通促進彼此理解至今,何以反同的基督徒社群仍如此勢大而不移?亦或我該慶幸,如今仍敢於大鳴大放且尚具群眾基礎之反同大將,也多半僅存於基督徒社群中了?

你的聖經你的教義要你一夫一妻一男一女一生一世,那是你家的事,我若結婚也沒打算上你的教堂你的教會,你用你的教義綑綁未信者、綑綁民法、綑綁國家,會不會管太寬?

精選知識家